来自江西省基层社会的信息

----给领导的一封群众来信

上海 王炼利

2003年3月25日

200111月中旬至20021月上旬,作为一家汽车企业的市场调查人员,我对江西XX市场进行了历时50天贯东西穿南北的调查,同时,也对江西的经济状况和社会民情进行了调查。50天中,我沿京九铁路和浙赣铁路,实地考察了南昌、九江、吉安、赣州、上饶、萍乡、景德镇、鹰潭、樟树等地的汽车市场、运输市场、旅游市场和经济文化发展情况,勘踏了往井冈山、庐山、三清山、龙虎山、婺源等风景旅游点的公路道路,我在《江西XX市场调查报告》中对江西的11个地区中10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做了分析,我的这些分析没有照搬别人的研究成果,纯粹是我个人的思考和分析。如果这些思考能有点参考价值,也算我对江西老区人民作点奉献。

从整个省来看,还是存在不少问题。总起来说,南部赣州很不错,百姓提到自己的城市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人民生活安定祥和。吉安老区也正在朝市场经济的富裕路上迅跑。九江正在建设九江外滩,可惜的是九江自五口通商以来的沿江建筑已拆得只剩下日本道胜银行和美孚油公司了,浔阳楼、琵琶亭的文化气息太淡薄,这样,这座名城就缺乏凝重的历史感和沧桑感。另外,九江目前的暗娼很多,甘棠湖边就有。那里的暗娼嫖客只用付五元钱!东部地区景德镇、鹰潭、抚州、上饶无论城市建设还是人民的精神面貌和物质生活水平都较差。这里,我要向您汇报我对江西进行民情调查时从社会底层得到的一些情况。

我给您带来了景德镇文化系统离退休干部联名反映养老金仅发放60%的信件。景德镇是我此行中印象最差的城市。这个城市与我心目中的景德镇反差太大。下了景九高速公路登上公交车,公交车车况与农村用车没什么两样,随着乘员的增加,越乘越没有安全感,只感到一阵紧一阵的恐怖,我赶紧在闹市中心广场下了车,闹市中心同样乱七八糟。我连手机都不敢在街上用,直到跑进TCL王牌专卖店里面,才敢取出手机联系。我问五十多岁的女店主:你们这里怎么那么乱?女店主很激动的说:“我们好端端的景德镇,都是被这些市里领导搞坏的,他们把景德镇搞乱了,自己却升官发财。”

她告诉我,我的直觉是对的,景德镇大街上抢东西是常有的事,2000年一个警察的妻子怀着孕,金项链被人抢了,警察去追,结果警察都被人打死了。大街上抢包、抢手机都常有发生。由于我要到旅游局去,女店主为我打伞(天下雨)喊出租,出租车一停,女店主就对我说:“你可以问问出租车司机,我们景德镇都乱成什么样了!”“出租车司机马上接口:“我们以前多好的一个城市,现在满街都是下岗工人,没人管、没人问!一个月才能吃上一回肉,夫妻下岗带上个读书的孩子怎么活!现在如果有人造反,老百姓都会反。”

到了旅游局所在地,却到处找不到旅游局,原来,景德镇旅游局是不挂牌的!走进旅游局,真不敢相信这是个历史文化名城的旅游局!桌上窗台上满是灰尘,门上的小木窗是斜挂着的,比八十年代的上海市郊生产大队办公室还不如!问局长上哪了?说是到乐平检查工作去了。事先九江浔阳旅游局长已与景德镇旅游局长联系过,说好等我的,结果局长也没跟下面交代。

出了旅游局大门,我又上了出租,此时我已经不敢在景德镇乘公交车了!我在出租车上仅说了一句:“景德镇太糟了。”司机就非常激动地说:“我们都是瓷厂下岗工人,当官的自己承包瓷厂,发了,我们工人连吃饭都成问题!我们希望孟书记能知道我们这里的真实情况!如果省里派人来调查,我可以拉着他到大街小巷去,随便找一个人都会告诉你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这里警察素质太差,一边打手机一边指挥交通,有的干脆就光打手机不指挥交通了,我们司机只能等他打完电话才开车。”

我让司机把我拉回TCL王牌专卖店,女店主告诉我,她是景德镇话剧团的主要演员,现在已退休。她家的日子在景德镇算可以,普通百姓的日子实在太苦,苦就罢了,但当官的包括市里领导富得冒油,富得家里被盗而不敢报案,这样老百姓就接受不了,普通老百姓就有可能成为动乱的社会基础,这些动乱的社会基础是当官的培养出来的。

接下来,女店主又亲自为我提行李,为我打听哪个旅馆安全些。最后把送我到了军分区宾馆。到了旅馆后我上街去领略一下市场行情,但不敢带包不敢带手机。在中心城区的商店里,营业员远比顾客多。商店没有任何特色,更不用谈展现瓷都风采了。最后我再乘出租,开车的是原国营大厂东风瓷厂的分厂厂长,他说:“我是共产党的干部,我衷心希望共产党好,希望共产党能得到百姓拥护,但现在政府官员太腐败。私营企业现在富了,是原有的国有资产被私营企业占了,他们才富的。”我到景德镇一天时间里乘了四次出租,有三个出租司机给我留了电话,表示他们希望领导来调查。我把电话号码呈上:13970399953原东风瓷厂分厂厂长、办公室主任, 0798-7354349,陈爱冬,13507982603,名不详, 0798-82116138237679,程金梅

交通问题也相当糟糕,1220日,我从景德镇去婺源,在景德镇黄泥头糟堵车三小时。人们告诉我,自从江总书记说景德镇到婺源的路太窄后,市里马上拓宽马路,但自当马路开始拓宽,这条路就天天堵,19日堵了4个小时。我问警察不管吗?“笑话!警察管这个?管这个没有钱可捞,他们专管抓违章超载。”

人们告诉我,铁路局原本要让到黄山的专线在景德镇停站,这样景德镇的铁路交通就南北通畅了,但市里领导不让,说铁路通了,要影响景德镇机场生意。

我在江西50天,没有一个城市象景德镇那样民怨沸腾,景德镇就象当年毛主席考察农民运动时的湖南,满地都是干柴,一有火种就会燃起冲天大火。景德镇是世界闻名的城市,这种形象不仅丢景德镇的脸,更丢江西的脸面、中国的脸面。

鹰潭是全国铁路交通枢纽,这个城市的功能与城市的市况也很不相配,连公交车的站牌也找不到。后来我找到诀窍了:哪里的马路隔离栏杆有了缺口,哪里就是公交车站。那里的治安也成问题,当我们的经销商知道我住在火车站对面的长运招待所时,马上让我搬出去,说住在那里门都有可能被砸开。

令我“伤心”的还有婺源,同到景德镇一样,我也怀着热望到婺源,也是由九江浔阳区旅游局长与婺源旅游局副局长联系,也是婺源旅游局说好等我的,因为在景德镇堵了车,我就在行车途中打手机与婺源旅游局联系,说我要在12时赶到,请副局长等我。旅游局的人说副局长不在,他们也并不知道有人要来。我说你们等我一下行吗?他们说行。等到我提着行李风尘赴赴在11时半赶到旅游局,人们正下班。我问副局长在吗?一个正在下楼的人问我什么事?我说九江浔阳区旅游局长让我来找副局长,他说有什么事就对他讲。我恐怕说出我是XX的会把我当成推销XX的,就说,我把手机打开,您和陈局长通个话吧?(浔阳区旅游局长姓陈)我就拨了电话号码,想不到刚接通,这人就扭头走了,我大声招呼他,只见他钻进一辆等候着的轿车就从我的面前开了过去,硬是一个把人生地不熟还提着行李箱的女同志晾在了大街上!我再上楼,人全下班了。我当时只能跟九江方面联系,九江陈局长听了后气得大骂:“素质太差!”他又为我联系婺源县委,让县委组织部派人陪我前去。这次是办公室的一个女同志接待了我,她说她们是管旅游的,不管交通。我说交通和旅游是不可分的,交通发达了,才能带动旅游呀!她说交通发达了也不一定来买你们的车呀!我说:“我不是来推销车的,我是来做市场调研的。但我要告诉你,你的观念是错误的,你们旅游局是对外窗口,你们这样搞,是在拒绝所有来帮助你们发展的部门和个人,如果我想投资,我决不会选择这里。”当即我就离开了婺源。事后听说那个把我晾在大街上的人是局长,而副局长则正在闹情绪”。

上饶从表面看还不错,但深入一调查,也有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1222日,在上饶发往南昌的1130分班车上,我亲眼见车上的暖水瓶把乘客的脚烫出了几个大泡,这是一个河南客,穿着一双满头满帮镂空凉鞋。12月中旬,我乘在上饶到鹰潭的班车上,在上饶国道出站处司售员要我让位,他们要把一个有着100立升冰箱大小的货物抬上依维柯,最后因抬不上座位而作罢,但浪费了大家半小时时间。

上饶客运站办公室主任反映:目前上饶12个县市车辆运率已全部饱和,运率大于运量,严重超负荷。客运管理又如何呢?他这样形容:国家指定客车被农用车推倒,国有企业被个体企业推倒,大型车被小型车推倒,大客被中巴推倒,正班车被流动“面的”推倒,流动“面的”被“货的”推倒。有人暗中告诉我,上饶长途运输公司目前很艰难,搞运输的不务正业搞房地产,资金被套住上亿,现在没有钱更新车辆。这件事的主要操作者是上饶汽运现董事长。

我到上饶公安局交通大队去了解客运车辆情况,负责同志说:“告诉您也没用,这个数字是不准的,是骗骗上面的,那么多的农巴都不在我们统计之内,你知道农巴是不准运行的,但现在在照常运行,而且还是主要载客车辆。”

在上饶有名的饭店茶楼门口,每天都停着公安的车,他们不是来破案,也不是来侦察案件,就是开着警车穿着制服来喝茶喝酒的。老百姓对警察意见很大。我就亲眼看到公安部门的交通队长中午与人在饭店吃饭,晚上又与人在茶楼喝茶。

另外,上饶市主要领导让自己的弟弟承包营运线路,群众中也有所反映。

著名药都樟树,“出租车”是很漂亮的,颜色统一,车貌整洁。一色的重庆涪陵新产的带车厢摩托。但就是这由政府部门统一管理、准许运行的1130辆摩托,其实是地地道道的“黑车”,11月下旬,省里检查交通三天,地方部门闻讯,通知三天里这1130辆摩托全部不准上街。几天后省里又杀回马枪突然检查,地方部门又马上赶在上午8时前到主要道口拦截“出租车”。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车虽整洁,但太不安全,带车厢的摩托头重脚轻,非常容易翻车。驾驶员自己都说:“经常能看到翻车。”我亲自体验过,很不稳,很危险。

在樟树,我看到穿着草绿色的过时了的警服的假警察在狐假虎威“执勤”,光天化日之下乱扣驾驶执照,把别人的车抢过钥匙开了就跑。我问:“这是怎么回事?”“出租车”司机告诉我,这是真警察雇佣的,他们出来了,真警察就不用出来了,樟树这样的警察有十几个。这个“警察”叫陈新庆 ,“坏透了”,大家都认识他,但敢怒不敢言。

樟树市大桥乡西堡村五组的居民反映,他们的地被无偿征用,至今一分钱没得到,征用单位是付钱给村的,总共60万,现在账上只有10万了,村里一分钱不给他们,他们现在只希望能得到一块沿街的地,可以开店面,其他什么都不敢想。反映这个情况的人也是开车的,车号:赣A0973。

樟树的跨地区交通情况也让人看不懂:客运车辆放着樟昌高速公路不走,说要全体乘客同意加价才走。听说要过年时客运车辆才走樟昌高速。

抚州我没有去,没有去是因为不敢去。江西各地的人都关照我:你一个女同志可千万不能上抚州,那里是乱透了,那里不是暗偷,是明抢。

江西的民众对警察的印象不好,包括象南昌这样大城市的警察。我在南昌的友人向我介绍警察自己透露的黑幕:警察与小偷一起勾结,小偷管透,警察管提成。老百姓咬牙切齿的骂:警匪一家亲。

以上是我在江西看到的一些需要整改的方面。当然,江西也有好多干部是努力在为党的事业、为老百姓的利益在精思竭虑。

赣州就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我在轻客调查报告中详细谈了赣州的让人留恋忘返之处。赣州也有下岗工人,赣州政府是怎样做再就业工作的呢?在章台区,肖文群书记介绍:香港有一个企业要招工1200人,区委发动居委会来推荐就业,就业人员一是从下岗工人中找,二是从近几年高中毕业未找到工作的人中找,推荐人要保证被推荐人为用人单位所录用,每录用一个,政府贴给居委会20元。这样,居委会有了积极性,社会得到安定,百姓有了盼头。

南昌西湖区则是另一种做法:凌学仁书记介绍:保证弱势群体能得到最低生活保障线的江西第一个社会保障局在西湖区成立,目前,143元是最低生活标准,他们要保证老百姓的的起码生活需要,以维持社会安定。

您抓菜篮子工程时为我们上海百姓做了大量实事。您到了江西短短几个月又使江西的城市面貌有了大的改观。为老百姓办事的人自有丰碑树在老百姓心里。现在江西城市老百姓是担心您很快会到中央去,担心您在江西呆不长。我在江西50天,也感觉到了要根本改变江西面貌是要化很大力气的,这个地方的观念太落后,特别是地方官员的观念太落后。您会工作得很辛苦。祝江西早日腾飞!

————————————————————————————————————————————————————————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