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经济观察中心编者按:正在我国财政部和外汇管理局要把大批的外汇向国外投资时,正在国际社会把中国当成新兴富国刮目相看之时,中国国内的啼饥号寒之声却不绝于缕。中国到底要怎样发展?眼前发生的一幕幕真实情景让人疑惑。请看仲大军先生的一件亲身感受。]

令人潸然泪下的中国社保低水平

----唐山的一个盲人电话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2007年7月28日

     7月28日下午3点半,一个陌生人从唐山给我打来电话,电话号码:0315-2859197。他说他是一个盲人,特别喜欢大军中心的网站,每天都听大军网站上的文章。

    我说我们网站的文章也不发音,怎么能听呢?他说在电脑上安装了一个可以读文章的软件。他打电话来的意思是让我关注一下中国盲人的生存状况。

    他叫樊东升,今年55岁,2004年下岗。他说自己工龄30年,单位以每年500元的标准用1.4万元买断了他的工龄。从此,他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工资收入。目前他家庭的情况是,妻子和孩子也没有工作,靠领低保过日子,一个人的低保金每月才225元,两个人一月的低保加起来是450元。

    我说您现在有低保吗?他说没有。就是这225元也非常难申请。他向社保部门写了申请,但半年了也没批下来。

    我说那你们全家每月就靠这485元生活吗?他说他会世界语,有时还能干点活有点收入。并且,他靠着自己的努力在唐山还颇有知名度,当年还受过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希望你们关心一下盲人的生活状况,中国盲人的数量有1040万,”他在电话里说,“有些盲人过得非常惨,上吊的,溺水自杀的,什么样的都有。”

    他妻子经常有病,我说看病怎么办?他说靠社会捐助。我说,好吧,我写文章把您的情况反映一下。

    我们挂断了电话,通话时间7分40秒。

    关于中国社会保障水平太低的问题,我已经在很多文章里反复谈过了。我国社会保障水平之低低到何种程度?我举一个例子就可以知道。前几天我去北京西城区二龙路街道办事处做失业保险金的调查,当前北京的失业保险金的水平有多高呢?平均500元。象我这般年纪和这么长工龄的人,如果现在失业了,每月只能领到500多块钱社会保障。请问,一个工作了30多年,年纪50多岁的人,也拿500元的失业金,这是正常人的待遇吗?北京市的平均工资水平已经达到3000元。失业金居然只是平均工资水平的1/6,这还拿失业者当人对待吗可以说现在我国的社会保障简直是不把弱势群体当人对待。北京的平均工资都达到3000多元了,失业金才500多元!这是对那些下岗待业者的极大歧视!

     至于唐山市,最低生活保障金只有不足250元,真不知中国政府拿我们的人民当什么动物饲养。这就是经济高速增长、表面繁荣昌盛的中国!

    樊东升先生曾是一个国企老员工,被打发回家时价值仅值1.4万元。这就是亿万中国工人阶级的人力资源价格。而在这些年里,国有企业高管们的工资却节节上升,现在已经是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元了。

    1.4万元的30年工龄价值与上千万元的年薪,中国的企业官员与普通职工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一条通下地狱,一条升向天堂。这就是中国改革的结局和后果。其中的残忍性和掠夺性已经昭然若揭。

    感谢盲人樊东升,他使我这样高高在上的人了解了一些困苦群体的情况。

    很长时间了,我已经和体制内的那些搞社保研究的学者没有了来往,李培林、杨团、唐钧、莫荣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这可能是我对这些官员学者的失望。中国社保水平的如此低,与这些体制内学者的研究和参谋很有关系。

    我常常想,已经精英化了的学者是不是中国社保低水平的制造者?

------------------------------------------------------------------------------------------

读者来信

发件人:"春天" <gchj008@163.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7-31 10:26:19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希望 

    请允许我叫你一声仲大军老师:看了你的文章,看到了希望,社会还有人说实话,而且替老百姓说话,希望之火在心中燃烧。很久以来,看到的文章都是一片繁荣,老百姓的疾苦没人过问。像我50岁左右就终止劳动合同,家在农村还好有土地。可我,土生土长的济南人,既无良田又无企业留,面对改革后打造的强大政府和一群精英,显得我是多么弱小的劳动力。

    我无助,想为温饱挣扎,满头白发一身痛,没有企业愿收留。我无奈,面对老母孩子,欲哭无泪,我没有了生存的基本保证。工人阶级的地位已落千丈。我困惑,报纸杂志天天讲和谐,像我这样既失去了经济地位更谈不上政治权利,想糊口都难上难的悲残结局,在社会上何止我一个,难道这也教和谐,呼吁,给中央领导反映情况说实话,解决三十年以上工龄人群吃饭问题。拜托敢说实话的钟老师。同时谢谢你能坚持老共产党员的本色。使我们生活在底层的 工人兄弟看到了希望。

 

——————————————————————————————————————————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