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观察中心编者按:现发出易富贤先生的四篇文章,文章又提供了一些新的数据,值得关注。]

第二篇文章:《美国将中国视为假想敌实在没有道理》

第三篇文章:《计划生育“史无前列”地改变中国和世界民族结构》

第四篇文章:《子虚乌有的第四次生育高峰》

民工行(仿杜甫《兵车行》)

易富贤

2007年5月13日

familyyi@yahoo.com

雨霖霖,风萧萧,行李包裹各在腰。

爷娘妻子走相送,泥泞不见利民道。

牵衣顿足吞声哭,东南列车难求票。

道旁过者问行人,行人但云民工缺。[注1]

或从十五跑东莞,便至四十奔上海;

去时身强壮如牛,归来体残爹娘哭。

村中只剩病老弱,计划生育犹未休。 

君不闻,汉家山西二百州,屋破田荒生荆杞。

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

川湘子弟耐苦劳,被驱不异犬与鸡。

总理虽有问,民工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工资领不到。

乡长急索租,租税从何出?[注2]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光棍难终老。[注3]

君不见,青海头,千年汉镇今已空。[注4]

医疗教育住房压,养己不易还养后?[注5]

    注1: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6年的调查显示七成村庄无劳力可外输 

    注2:有限的青壮年大量外流,没有足够人口补充,内地农村成为老弱病残的基地,县乡财税短缺。

    注3:《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1996年至2005年出生婴儿的性别比高达127,意味着超过21%同龄男性将打光棍。

    注4:《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从2000年11月1日到2005年11月1日,全国总增加人口中少数民族占42%。

    注5:《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现在全国生育意愿低下,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分别只为1.78个和1.60个。东、中、西部地区依次为1.70个、1 .74个、1.77个。未婚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只为1.46个。

    该诗反映出:1、民工的凄苦, 2、计划生育引起民工荒,3、人口外移导致经济实力外移,内地政府面临财税困难,东西部差距拉大。4、计划生育引起出生性别比失衡,5、计划生育引起汉族比例下降。

美国将中国视为假想敌实在没有道理

----从人口结构看中印龟兔赛跑

易富贤

2007年5月13日 

familyyi@yahoo.com

1901年印度人口为2.38亿[1];其时中国人口4.26亿[2]。2006年印度人口10.95亿;而2006年中国人口12.5亿左右(计生委宣称是13.1亿,但是国家统计局局长承认到2004年就有至少4000多万的水分,并且水分逐年增加[3])。换句话说,从1901年到2006年,印度人口增加到4.6倍,而中国人口只增加到2.9倍。

文明的创造靠精英(数十年、数百年、上千年出一个的精英),文明的毁灭也是精英(一年出无数个的“精英”),文明的保留靠普通百姓。中国有重视“精英”的传统,但往往是精英误国。无论是老一代知识精英陶行知、马寅初、劭力子、夏衍,1980年代的政治精英,自由主义学者何清涟、余杰,还是新左派学者何新,都认为人口问题是中国很多问题的根源,控制人口是中国的当然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说,计划生育是几代精英的耻辱。在1980年那种政治现实下,以及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氛围下,决策者想不实行计划生育都难。中华文化圈的韩国、新加坡由于尊重精英的观点,对人口控制也是非常热情(由于政治制度的原因,精英们的设想不能完全付诸实践),现在后悔莫及。台湾由于重视精英,还曾想要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当行政院长(在台湾生育率只有1.1的现在,李远哲还认为台湾需要继续减少人口)。人口问题是慢性问题,在人口方面的看法,不但反映出决策者的眼光,同样也反映出学者的眼光。学术有专攻,不要一碰到问题就往“人”身上推。

有媒体宣称,有三件与中国相关的事情,让印度的知识精英刻骨铭心。其中之一就是印度不能像中国这样实行计划生育,导致印度经济发展落后于中国。1976年,当时的总理英迪拉·甘地在精英的建议下,曾发起一场控制人口增长的运动,结果遭到广大选民的强烈反对,在第二年的大选中,英迪拉·甘地遭到惨败,黯然下台。之后,以压倒多数获胜的人民党执掌了在新德里的权杖。他们对甘地夫人的节育计划予以否定,并很快宣布了一项新的人口政策——家庭幸福工程。此工程的意图是明确的,即它是以自愿为原则的。在历年的竞选中,没有任何政治家在竞选时敢提关于“人口控制”的字眼。由于印度缺乏连贯的政策来控制人口激增,尽管控制人口的措施和办法多次出台,但始终难以得到认真的贯彻落实,最后总是不了了之。而现在国际社会看好印度的原因恰恰就是印度因为没有强制执行过激的计划生育政策而有年轻、合理的人口结构。普通人的感性常识比精英的理性思维(用放大镜放大人口的某一负面作用)更合理。

目前中国人口比印度多。但是从人口结构图可以看出,中国人口多在中老年人口;中国30岁以下年龄组人口却远比印度少。

2005年中国与印度人口结构比较(单位:万人)

年龄组

中国

印度

年龄组

中国

印度

年龄组

中国

印度

0-4

6846

12291

35-39

12464

7518

70-74

3434

1540

5-9

8005

11938

40-44

11136

6389

75-79

2190

928

10-14

10213

11233

45-49

8661

5375

80-84

1178

444

15-19

10894

10527

50-54

9335

4450

85-89

427

148

20-24

7824

9925

55-59

6849

3639

90-94

119

30

25-29

8380

9263

60-64

5044

2918

95+

25

3

30-34

10913

8581

65-69

4257

2216

 

 

 

资料来源:中国: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4];印度:美国人口普查局2006年资料[5]。图片:http://www.chinareform.org.cn/cirdbbs/uploadfile/200741713425946016.jpg

在两国社会发展水平差距不太大的情况下,劳动力意味着综合国力。现在中国综合国力比印度强,一方面是中国在1979年之前已经与印度拉开了差距(从人类发展指数HDI来看,1950年中国HDI为0.159,印度为0.160;1980年时候中国HDI提升到0.588,相当于印度1997年的水平。就是说到1980年中国已经拉开了印度十多年);另一方面是中国现在的劳动力比印度多。以20-64岁为劳动人口的话,那么中国2005年有劳动年龄人口8.06亿(其中男性4.0亿,女性4.06亿),印度只有5.81亿(其中男性2.98亿,女性2.82亿),中国劳动力是印度的1.39倍。由于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占男性的86%,而印度只占50%(大量的孩子需要妇女养,从民族长远角度看,印度妇女正在做出巨大的贡献),因此现实上中国劳动力是印度的1.70倍。

到2025年,中国人口将只有13亿左右,而印度将达到14.5亿左右。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肯定会降低(中国必须鼓励生育以提高生育率,否则国家将彻底丧失可持续发展能力),而印度随着经济发展生育率将会降低,妇女劳动参与率可能会升高。2025年中国20-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现在0-44岁的人口,忽略死亡情况)为8.67亿(其中20-44岁的黄金时期劳动力为4.38亿,45-64岁的中老年劳动力为4.29亿),印度20-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为8.77亿(其中20-44岁的黄金时期劳动力为5.59亿,45-64岁的中老年劳动力为3.17亿)。虽然中国劳动力总量只稍少于印度,但是中国的劳动力结构没有印度合理,中国的生产效率可能将比印度低。然后以此为转折,中印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国际社会把中印目前的崛起形象地比喻为龟兔赛跑,中国就象一只兔子,跑在前面,印度则象是一只乌龟,跟在后面。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印度龟将战胜中国兔。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印度没有“计划生育”政策,因此人口增长能够跟上经济发展对劳动力需求的增长,而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却使中国经济面临着劳动力供应不足的难题[6]。近年中国每年出生人口已经下降到1200万左右,其中女孩不到600万;印度每年出生人口2400多万,其中女孩1200万。这就意味着今后印度的物质再生产能力是中国的两倍(劳动力是中国的两倍),人口再生产能力也是中国两倍(育龄妇女是中国的两倍)。考虑到中华生育文化破坏严重,而印度生育文化却相对保存的比较好,那么今后中国每年出生人口不到印度的1/3。

以下是美国人口普查局(2006-08-24)资料[7];单位:百万;每幅图的左侧为男性,右侧为女性。

中国2005年人口结构图

(注明:该图采纳中国计生委的人口数据,实际上中国人口结构远没有这么好)。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ch&yr=2005&maxp=67043344&maxa=100&ymax=250

印度2005年人口结构图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in&yr=2005&maxp=64797465&maxa=100&ymax=250

日本2005年人口结构图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ja&yr=2005&maxp=5576744&maxa=100&ymax=250

美国2005年人口结构图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us&yr=2005&maxp=14348291&maxa=85&ymax=250

中国2025年人口结构图

(注明:该图采纳中国计生委的人口数据,实际上中国人口结构远没有这么好)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ch&yr=2025&maxp=67043344&maxa=100&ymax=250

印度2025年人口结构图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in&yr=2025&maxp=64797465&maxa=100&ymax=250

日本2025年人口结构图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ja&yr=2025&maxp=5576744&maxa=100&ymax=250

美国2025年人口结构图

图片:http://www.census.gov/cgi-bin/ipc/idbpyr.pl?cty=us&yr=2025&maxp=14348291&maxa=85&ymax=250

说明:上图中国2005年0-4岁人口为8218万人,但是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只有6846万人。上图2025年中国人口结构是依据2025年达到14.53亿人口总量来预测的,但是实际上中国人口不可能达到13亿(即使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并鼓励生育,2025年都难以达到14.53亿人口)。就是说中国人口结构远没有上面图片显示的那么好。

从人口结构可以看出,今后对美国构成竞争的将是印度而不是中国(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并不是说印度对美国构成威胁。)。中国劳动力优势只有十多年,然后就面临严峻的老年化问题,中国今后有三四亿老年人,哪里有能力( “人”力)对美国构成威胁?美国一些右翼人士将中国视为假想敌实在没有道理(高估了中国的实力)。日本的综合国力将走下坡路。如果中国不调整人口政策、改革分配制度,并重建生育文化,前途堪忧。兰德公司认为2020年中国仍将很穷的预测是有道理的。

目前中国有230万现役正规军人(此外还有约80万的预备役部队),武警部队约有150万人。除了军官和志愿兵外,假设330万为义务役,平均服役2-3年,假设为2.5年,那么每年应该有132万左右的新兵入伍。现在的现役军人主要是1985到1987年左右出生的,当时每年出生2300万左右,其中男孩1208万,服兵役的10.9%(女兵很少可以忽略)。而根据人口普查和人口抽样调查,近年每年出生男孩700万左右,那么要想继续保持现有军队规模,到时候意味着19%的人需要服役。而印度保持同样军队规模,只需要10%的男丁服兵役。

有人认为今后国防不靠人,靠科技,人多人少意义不大,但科技进步依赖于综合国力。中科院《中国现代化报告2005》显示,中国与美国等7个国家的经济现代化差距100年。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将导致国家连基本的社会保障体制都无法建立,今后国防投入更加会受到限制,与其他国家的国防差距将会越来越大。而独生子女的性格和身体缺陷以及缺乏对国防的奉献精神,部队的素质堪忧。另外由于没有合理的社会保障体制,军队家属无法得到应有的保障,将会导致军心不稳。当今后中国军队的主体是独生子女的时候(古今中外,都豁免独生子女的兵役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

现在问题是:中国根本没有能力威胁美国,但是美国有些人却以为中国有能力威胁美国,而中国自己一些人还真以为自己有能力威胁美国。这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误区。需要澄清这个误区,才能促进中美关系,才能维护世界和平。人需要活在现实里面,不能活在假想中。

考虑问题首先要考虑“人”力。不要被暂时的繁荣所蒙蔽,以为中国世纪真的来了。

光明网《光明观察》周刊易富贤文集: http://guancha.gmw.cn/author.aspx?id=265

易富贤博客专栏:http://vip.bokee.com/name/fuxianyi

 

计划生育“史无前列”地改变中国和世界民族结构

易富贤

有着5000年辉煌文明历史的炎黄子孙,历经艰险,发展出一整套生育文化。由于我们独特的生育文化(注:中国传统的生育文化现在已经消失几尽,中华文化圈的生育率全球最低)和地理优势,我们的民族人口一直位居世界第一,长期占世界的三分之一,在19世纪初曾占全球的40%。但到1900年时下降到只有25%左右,1949年22%,1980年22%,现在只有19%。19世纪初全球人口10亿,中国有4亿人口,现在中国人口增加到近13亿,绝大多数仍然蜗居(相当于全世界来说)在祖宗留下的传统土地上;而另外6亿人,现在后裔增加到52亿,除了传统土地外,还遍布美洲、大洋洲等新世界。要是继续实行现在的人口政策,中国人口在100年后将不到5亿,200年后将只有1亿左右、300年后将只有2800万,并且这些人口中汉族比例将很低,而全球到时候仍然会有90亿左右的人口。数千年的世界最大民族将变为无足轻重的民族。即使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并千方百计鼓励生育,也难以防止人口锐减(主流家庭需要生育3个孩子才能防止人口减少),我们今后也难以将中国人口占全球比例保持在六分之一。以人为本,是历史的共识,没有足够的人丁,何来兴旺?随着人口占全球比例的减少,中国在国际上的发言权也将下降。

由于对汉族不对称的计划生育,中国少数民族总人口从1964年的5.77%上升到1982年的6.6%,1990年的8.04%,2000年的8.41%,2005年的9.44%。从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到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中国总人口增加23870万,其中汉族增加20063万,少数民族增加3807万,就是说1982年占全国人口6.6%的少数民族在这18年间增加人口却相当于全国增加人口的16%。这18年共死亡13812万人口,以8.04%(1990年的民族结构)的少数民族比例来计算,死亡人口中少数民族占1111万。换句话说,这18年全国共出生37682万人口,其中少数民族4918万,占全国出生人口的13.05%。

《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http://www.stats.gov.cn/tjgb/rkpcgb/qgrkpcgb/t20060316_402310923.htm)显示,从2000年11月1日到2005年11月1日,全国共增加4045万人口,其中汉族人口增加了2355万人,增长了2.03%;各少数民族人口增加了1690万人,增长了15.88%。就是说这五年总增加人口中少数民族占42%。从2000年到2005年这五年共死亡4150万人口,以8.925%的少数民族比例来计算,死亡人口中少数民族占370万。也就是说这五年全国共出生8195万人口,其中少数民族2060万,占全国出生人口的25.14%。

就算现在立即停止计划生育,由于汉族的生育文化被破坏得比较严重,并且计划生育对汉族的生育观念惯性影响更大,等今后人口平稳下来后,少数民族将从过去的低于6%上升到超过20%甚至30%以上……。

现在的各个民族一起同甘共苦数千年,应该平等繁衍。有些人口学家却认为要对少数民族也实行严厉计划生育,美其名曰“人口扶贫”(其后果可能就不仅仅是扶贫了,而是严重损害少数民族的利益)。笔者坚决反对这些学者提出的在少数民族地区也计划生育的建议。现在少数民族地区计划生育政策相对宽松,总和生育率并不远高出世代更替水平,中国目前民族结构的改变并不是因为少数民族生得太多,而是因为计划生育使得汉族生得太少。少数民族现在总人口1.23亿了,要是继续现有的计划生育政策,人口一升一降,过不了几代就可以根本改变民族结构,就像中国人口占全球比例在近200多年下降了近一半一样。笔者也认为应该保护真正的少数民族的利益,保护少数民族文化,但有些民族从全球来看其实并不算少数民族(在全球有上千万人口的民族不能算少数民族)。美国对印第安人等少数民族有经济和教育的优惠(这些优惠的结果其实是有利于民族融和的),但从来没有用政策来单独鼓励少数民族生育。华人、印度人在美国算少数民族,但从来享受不到少数民族的优惠,因为华人和印度人从全球来看并不算少数民族。

中国西北少数民族聚居地地广人稀。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西部人口涌往东部,西部人口越来越稀,正如一些专家已经指出,这也确实是解决贫困的一条出路。对不同民族的不同的计划生育政策及汉族的“孔雀东南飞”(由于语言、文化的因素,汉族更容易流入内地经济发达地区)将迅速改变西北地区的民族构成。汉族以及部分少数民族移入内地,中国西北和邻国相比人口优势减弱,而周边的地缘政治形势非常复杂,在没有主体民族援助的情况下,我们的一些少数民族能够单独抵御境外势力的渗透?我们几代人通过移民实边保卫西北的努力将变得前功尽弃!

保护少数民族利益的前提是不能以牺牲汉族利益为代价,这样才能维护民族团结。现行计划生育政策将导致国家财政短缺,国家今后将无力对少数民族实行经济等优惠。长期对汉族的不平等待遇,可以突出民族意识,不利于民族团结,不利于民族融和。刻意给少数民族“优惠”,难道不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随着人口数量的变化,汉族的这个“大”又能维持多久?笔者反对取消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但是认为应该给予汉族同样的待遇。

南斯拉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随着2006年黑山共和国的全民公决,曾经辉煌的“南斯拉夫联邦”在十几年内一分为六,“南斯拉夫”这个曾经光荣的名字彻底消失。南斯拉夫的解体很大程度可以说是因为人口和民族政策,“得益于”铁托的民族政策。整个铁托时代对“大塞尔维亚主义”的打击十分严厉,其影响一直持续到70年代,据说有4万塞族干部因此被整肃。战后南共五人领导核心之一的兰科维奇正是因为塞族民族主义而被被铁托整下台。

 在压抑处于人口和经济强势的塞尔维亚族的同时,却照顾和优惠人口较少的其它民族、尊重民族区域自治和民族自决权。在制度上,铁托时代作了有利于“压制塞尔维亚”的安排。例如在历史上首次承认“讲塞尔维亚语的穆斯林”为另一民族(穆斯林人,或称波斯尼亚人),并据此建立了波黑共和国;首次承认过去所谓“塞尔维亚语的马其顿方言”为另一语言(马其顿语),并据此确认马其顿民族和建立了马其顿共和国。这样,就使联邦中的塞尔维亚共和国大为缩小,不仅小于“南斯拉夫王国”中的塞尔维亚,而且也小于“一战”前未有南斯拉夫时的塞尔维亚王国。同时还在塞尔维亚共和国里设了其他共和国所没有的两个“自治省”。

除了从塞族中划出新民族、缩小其版图以外,铁托还别出心裁地设立了“南斯拉夫族”,鼓励人们放弃原有族群认同而去改宗这一新的群体。到1981年,人口调查中填报这个“新民族”的已达121万人,占全南人口5.4%。铁托时代这样做,明显是要把“南斯拉夫”认同与塞尔维亚认同分开。经过这种种措施,塞尔维亚人的认同不断弱化。战前南斯拉夫王国时塞尔维亚人(当时马其顿人与波斯尼亚人都算塞尔维亚人)占绝对优势,而到1961年全南人口中自认塞尔维亚人的只占42.1%,到1981年更降为36.3%。这些人为制造出来的“新民族”相继独立(金雁.谁葬送了南斯拉夫.《经济观察报》.2006年04月23日)。在没有主体民族的国家与地区,“谁想独立就让谁独立”的结果必然是爆发旨在争夺土地、资源与统治权的无止境的种族战争与极其残酷的种族清洗,这对任何一个民族都没有好处。在西方国家对南斯拉夫解体幸灾乐祸的同时,欧盟内部的民族矛盾风起云涌。

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人口增长也很不一致,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生育率低,人口增长缓慢,从1926年到2000年人口分别增加到1.6、2.1、1.7、1.9倍;而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中亚穆斯林地区却有比较高的生育率,人口增加很快,占苏联的人口比例也不断增加,从1926年到2000年人口分别增加到5.2、4.3、4.5、6.1倍。

计划生育是“空前”(彻底否定传统生育文化)“绝后”(减少后代)。可以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只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就像水煮青蛙一样)。  

抗日战争改变了中国和世界民族构成了没有?没有。

解放战争改变了中国和世界民族构成了没有?没有。

大跃进改变了中国和世界民族构成了没有?没有。

“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改变了中国和世界民族构成了没有?没有。  

计划生育是真正“史无前列”地改变了中国和世界民族构成!

 

子虚乌有的第四次生育高峰

易富贤 

familyyi@yahoo.com

1、战后美国婴儿潮、日本“团块世代”对经济的影响

俗话也说:“不笑少年穷”。没有合理的人口结构就不可能持续发展,人口出生高峰与此后的经济发展密切相关。日本的崛起与衰退都与人口结构有关。日本在1920-1940年代,平均每年出生200多万人口。战后仍然保持高的生育率(与美国不同,日本生育率在1930年代就维持在高水平),由于社会稳定,迎来了战后一个出生高峰,1947年到1949年这三年平均每年出生270万,这个人群被称为“团块世代”,“团块世代”的形成主要是由于高生育率和人口再生产效率提高(战后婴幼儿死亡率降低)。“团块世代”和1950年代出生的人口是日本后面经济腾飞的主力。这些年轻劳动力不但数量多,并且素质高(工作的热情高、有责任心,且有熟练的技术)。

1950年代日本生育率急剧下降,在1950年代中后期下降到世代更替水平。1970年代日本出现了第二个出生高峰,这个高峰是继发于第一个出生高峰(第一个出生高峰出生的人口到了生育年龄),但是这个高峰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不如第一个高峰。由于生育率的不断下降,劳动力短缺,并且新增劳动人口缺乏“团块世代”那样的吃苦耐劳精神,导致日本经济在1990年代开始一蹶不振。“团块世代”人口即将退休,他们手头握有雄厚的存款,还可领到优厚的退休金和年金,可望为日本带来15.3万亿日圆的经济效应,各行各业已将他们视为肥羊,消费市场则期待他们再度为日本创造经济奇迹。不过,日本在期待团块世代带来好前景的同时,也已警觉到接下来人口减少,医疗、社会福利负担增加的负面效应。

日本历年出生人口数和总和生育率

图片链接:http://www.chinareform.org.cn/cirdbbs/uploadfile/200741612345951048.jpg

现在日本的年龄中位数为43岁了(美国36岁),到2025年将超过50岁(美国不到39岁)[1] 。1985年日本65及以上老人占10.3%(美国为11.9%),到2025年增加到25.8%(美国为18.5%),增加到2.25倍(美国只增加到1.55倍)[2]。现在日本企业员工中有一半以上是老年人了;从现在起不到四分之一世纪以后,近30%的日本人将在65岁以上,每9个日本人中就有差不多一个人将超过80岁。“团块世代”现在开始进入退休年龄, 1950年代出生的高峰人口也都将相继退出劳动市场,进入退休年龄,开始呈现出“日”薄西山的趋势。

美国在战后生育率攀升,出现了婴儿潮,这些增加的人口成为劳动力,在冷战中打败苏联,并且是1990年代克林顿世代经济高速发展的主力。美国现在是发达国家中唯一保持世代更替水平生育率的国家,意味着美国今后将长期主导世界经济。

美国历年出生人口数和总和生育率

图片链接:http://www.chinareform.org.cn/cirdbbs/uploadfile/200741612365973094.jpg

2、中国三次出生高峰的原因

解放后中国有三次人口出生高峰,1950年代的新生出生高峰是由于战后社会稳定,死亡率(尤其是婴幼儿死亡率)降低,婴幼儿存活率提高,并不是由于生育率提高(以前也是高生育率),而是由于人口再生产的效率提高。这个高峰与他们父辈一起在1960、1970年代初步奠定中国工业化(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虽然他们的贡献被低估)。

1962年到1977年的人口高峰前半部分(1962年到1970年)是由于高生育率(每个妇女平均生育6个孩子);后半部分(1970年到1977年)是由于1950年代人口高峰所继发的(1950年代出生的妇女到了生育年龄),并且这个时候生育率仍然比较高(平均每个妇女生育4个左右孩子)。第二个出生高峰不但量多,并且质高(吃苦耐劳、敬业),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的主力。

中国三次出生高峰和历年总和生育率

图片链接:http://www.chinareform.org.cn/cirdbbs/uploadfile/200741612301722307.jpg

1982年到1991年的人口高峰时由于1960年代生育高峰出生的女孩到了生育年龄,并且还由于1980年代维持2.4的生育率(平均每个妇女生育2.4个孩子)。就是说第二次出生高峰在2.4的生育率下,才引发1980年代的生育高峰。由于第三次出生高峰无论从质还是量都不如第二个高峰,现在中国开始出现结构性劳动力短缺(民工荒),几年后将出现全局性劳动力短缺,中国经济难以持续保持高增长。20年之后当第二次出生高峰的劳动力逐渐退出劳动市场,中国可能将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

光从育龄妇女结构来说,中国1980年代的生育高峰应该延续到2000年,但是随着工业化的进程,大量农民进城,全国生育意愿下降,生育能力下降,第三次生育高峰在1991年之后嘎然而止。日本第一次出生高峰在2.0左右的生育率前提下才引发出第二次出生高峰,但是由于生育率降低到1.5以下,第二次出生高峰在1990年代不能继发出第三次出生高峰。美国1990年之后生育率维持在世代更替水平,第一次出生高峰才继发出第二个出生高峰。可见光凭育龄妇女高峰不足以继发出下次出生高峰的。

3、国家计生委阻止人口政策调整的两大理由不成立

2006年3月21日国家计生委张维庆主任应邀在中国政府网线谈人口问题。张维庆:“‘十一五’时期面临着第四次生育高峰。第四次生育高峰是由哪些因素组成的呢?第一,70年代实行计划生育以来,独生子女将近1亿人,这1亿人70年代到现在,大部分是二十到三十岁了,这部分人进入了生育旺盛期,就该结婚了,结婚就要生孩子。这个数量是为数不少的。第二,80年代中期,中国的生育政策做了调整。1980年时我们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1984年到1987年,在农村允许生了一个女孩子的再生一个孩子,这个生育政策的调整,所增加的相当一批人也已经进入生育年龄,他们也要结婚,也要生孩子,这也会增加一部分。所以低生育水平在小高峰到来的时候要稳得住,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无论如何不能动摇,这是“十一五”期间坚定不移的态度”。  

看来计生委认为计划生育不能动摇的原因是由于第四次生育高峰。计生委认为的生育高峰是由两方面组成:一是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二胎;二是1984年后农村允许生育1.5个,这些孩子今后几年到生育年龄。笔者分析一下计生委的理由是否存在:

现在平均初育年龄是25岁,1980年以后出生的女孩成为生育主体,1980年到1990年之间出生的女孩影响今后几年的出生率。“近1亿独生子女”主要是1980年独生子女政策实行后出生的,相对于近5亿总出生人口来说,比例不高;就算这“近1亿独生子女”在1980年到2005年之间平均分配,那么每年只有400万独生子女,由于这25年出生性别比为112:100,那么每年女孩只有189万;而1980年到1990年总出生人口平均每年2200多万,就是说今后几年1个独生子女育龄人口面对的是1个独生子女和4.5个非独生子女育龄人口,他们的配偶都是独生子女的概率很低,这189万女孩中只有34万左右与独生子女男孩结婚(可以生育二胎,这部分家庭政策生育率2.0,比现在的1.38的政策生育率高,每年只多出生20万左右人口),对总人口增加几乎没有影响。要是考虑到“近1亿独生子女”中还有少部分是1970年代出生的,尤其是农村(甚至城市)独生子女在1990年后才增多,那么198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每年就不到400万,女孩就不到189万。

有人可能会说,城市在1980年开始就是独生子女政策,城市独生子女婚配比例高一些,每年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生育夫妇就很高了。那么,我们看看1980年代出生的城市独生子女到底有多少?中国城镇人口比例1982年为20.6%,1990年为 26.23%,2000年为36.09%,2005年为42.99%。就是说,整个1980年代城市人口比例平均为23%。以平均25岁生孩子计算,1980年到1990年孩子的母亲是1955年到1965年出生的女孩,1955年到1965年这段时间全国共出生1.01亿,平均每年918万,23%是城市人口的话,城市每年211万。这些女孩到1980年代是育龄妇女,假如都生育一胎的话,每年出生211万(依照正常的105:100的出生性别比计算,每年出生女孩102万),1980年代出生的这些女孩现在开始成为生育妇女。而2005年相对于1980年代来说,城市人口比例增加1倍,并且比例还在增加,这增加的人口中,大多是农村素质比较高的,他们进城后在婚配选择中并不居于弱势,就是说城市的每年102万的女孩只有一半左右(50万左右)是与城市的男孩结婚,这50万每人多生育1个孩子,每年也只多出生50万,相对于每年出生1000多万的总数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并且1980年代城市人口并不全部是独生子女,比如1989年上海妇女总和生育率还有1.51(每个妇女平均生育1.51个孩子),那么城市中目前到了生育年龄的独生子女女孩每年就没有102万,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城市夫妇平均每年不到50万对,对总人口影响更小。尤其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意生二胎,即使允许二胎也是空的。

计生委于2005年提出2010年13.7亿这个概念,是因为它面临着“十一五”时期的第四次生育高峰。但事实如何?依照2010年13.7亿人口目标,今后每年需要增加1167万人口,但2005年只增加758万人口,2006年只增加692万(实际上只有400多万)人口,再次说明所谓的“第四次生育高峰”只是幻觉,没有现实意义。

再看看实际情况,中新网2004年11月4日消息,杭州青年宁愿多养一些宠物,也不愿意生二胎,甚至一个孩子都不要。记者抽样询问了2004年杭州4个城区独生子女夫妇生育二胎状况,调查结果表明,要求生育二胎的独生子女夫妇尚属于“极少数派”。上城区计生局政计科表示,今年尚未接到任何独生子女夫妇生育二胎的申请,拱墅区则有2对,下城区有7对,江干区有8对[3]。

烟台晚报2006年12月22日报道: 根据现行的《山东省计划生育政策》规定,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允许生育第二胎。记者从烟台市计划生育部门了解到,目前,烟台市尚未接到独生子女夫妇生育二胎的申请,使这项优待政策遭到冷遇[4]。

北京日报2006年12月18日报道,2006年8月至10月,北京市人口研究所选择宣武、东城、海淀3个区,抽取了57个社区,对其中拥有本市城市户口的20岁至34岁独生子女进行了调查。这一年龄段的独生子女正好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后形成的。根据对248个双独生子女家庭的调查显示,理想子女的平均数为1.23个,理想子女数为两个孩子的比例为35.9%。此外,在全部调查的1315个独生子女中,一半以上被调查者明确表示,即使政策允许,也不打算要第二个孩子,理想子女平均数为1.176个[5]。

上海情况比北京稍微好一点,新闻晨报2006年10月19日报道,一项针对上海4800名成年独生子女的抽样问卷调查显示,如果不考虑计划生育政策,成年独生子女希望生育孩子数平均为1.46个。50.11%的人希望生育2个孩子,45.66%的人生育1个孩子,不想生育孩子的比例为4.33%。在生育意愿为2个小孩的受访者中,希望生育1男1女的占67.81%,对性别无所谓的比例为31.07%,极少数希望生两个男孩或者两个女孩[6]。

假如不孕人群只有15%,那么北京、上海最乐观的生育率也分别只有1.0和 1.24,与香港、台湾、韩国差不多。

如果说北京、上海、杭州因为是大城市,生育意愿低的话,那么我们看看落后的西部地区甘肃的情况。据《兰州晨报》2006-04-11报道:2002年9月27日,甘肃省九届人大常委会对《甘肃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进行了修订并于当天开始施行,其中增加了独生子女夫妇可以生育二胎的新规定。但是截至2005年,全省只有21对符合条件的独生子女夫妇提出了申请,截至目前,仅有6对夫妇生育了二胎(其中5对夫妇为农村户口)。

甘肃可是西部贫困省份,是城市人口心目中喜欢超生的地方。全省三年多才有6对独生子女夫妇生育二胎!那么全国情况可想而知。因此国家计生委担心因为独生子女而引起生育高峰的说法站不住脚。

要是不调整生育政策,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二胎,仅仅是稍微增加出生人口;但要是调整人口政策的话,就是全部可以允许生育二胎或以上的了,不光是独生子女可以生育二胎了,那么张主任用“近一亿独生子女”来反对人口政策调整本身就没有意义,调整人口政策后影响生育高峰的是全体育龄妇女人数而不是独生子女人数。

即使在1984年后农村实行1.5胎的政策,但是由于经济的发展,生育意愿下降,1984年后生育率并没有上升,反而下降(1980年到1983年平均生育率为2.54,1984年到1990年只有2.36, 1990年之后更是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可见国家计生委这个担心纯粹只有理论意义,没有现实意义(理论上1984年后生育率应该增加,但是事实上反而下降),可见计生委担心因为1984年生育政策的改变而引起生育高峰的说法也站不住脚。

如果中国的生育率能够维持在世代更替水平以上,那么1980年代的生育高峰将继发一个小高峰,但是由于生育观念的改变,国家计生委《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73个。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分别为1.78个和1.60个。东、中、西部地区依次为1.70个、1 .74个、1.77个。未婚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46个,明显低于已婚育龄妇女(1.76个)[7]。

生育意愿通常远高于实际生育率(因为有不孕和单身人口的存在,有些是客观条件不允许,例如错过了生育期),即使在日本这样社会和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实际生育率只有1.3左右,但人们期望的子女数也在两个以上。比如日本1998 年总和生育率只有1. 38 ,但据1997 年的调查,日本男青年的期望孩子数是2.15 个,而女青年是2.13 个[0]。中国平均生育意愿只有1.73,那么停止计划生育之后实际生育率连1.5都勉强,更不可能达到1980年代2.4的生育率。1965-1975年的生育高峰就没有继发出1990年代的生育高峰,而1980年代那个出生峰还不如1965-1975年的出生峰高大,今后的生育率比1990年代更低,因此不可能出现第四次生育高峰。1980年代初出生的女孩现在成为生育主体,但是近几年出生人口并没有明显增加,以至于2006年又只增加692万(实际上只有400多万)人口,远没有计生委预期的1167万。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2000-2005年平均每年只出生1300多万人口,说明所谓的第四次生育高峰不存在。

综上所述,计生委的所谓“第四次生育高峰”的两个理由都站不住脚。既然事实已经证明计生委反对调整人口政策的理由不存在,为什么不立即恢复常态——停止计划生育?即使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并千方百计鼓励生育,中国也只会因为生育积压而出现一个短时的高峰,不可能出现1960年代那样的生育高峰。

在计生委和人口学界担忧“第四次生育高峰”的时候,中国“第三次单身浪潮”飘然而至。一份人口普查的数据表明,中国单身人群正日渐庞大:1982年中国的单身户是174万户,到了1990年有800多万人没有婚配;1990年前后,北京的单身男女在20万以上,而现在仅南京市这个数字就达到了40万,北京和上海两地已经冲破百万之众。另有一组上海人口情报研究中心关于沪市婚姻的演化数据:1980年结婚人数为18万对;1990年是12万对;1997年是10万对。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数据还是在婚龄人口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出现的,而其中单身女性的比例有明显上升趋势。和前两次单身潮截然不同的是:他们不是被动单身,而是主动选择单身。

计生委反对调整人口政策的理由是担心生育率会大幅反弹: “现在是一个半的政策,生育率是1.8。如果普遍可以生两个,那可能就是2.3、2.4”。

中国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后都不可能达到1.9的生育率(等到几年生育堆积期间过去后,估计连1.5都达不到),更不可能达到世代更替水平。生育率反弹,“弹”何容易?就算真的1.5的政策生育率导致1.8的现实生育率,那么普遍可以生两个真的可以使得生育率相应达到2.3、2.4?依照这种逻辑,要是允许生育15胎,岂不是生育率可以达到15.4了?韩国和中国台湾可以生无数胎,为什么生育率不到1.1?

4、不要被“猪宝宝”弄糊了眼

比较台湾、香港、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地的每年出生人口和生育率,发现属相对于中华文化圈生育率的影响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明显(影响最明显的要算日本1966年的火马年,生育率从1965年的2.1降低到1966年的1.6)。可能是生育率大幅度下降掩盖了属相的细微影响。

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韩国、日本历年总和生育率

年份

日本

香港

台湾

新加坡

韩国

中国

属相

1971

2.2

3.41

3.71

3.04

4.54

5.44

1972

2.1

3.3

3.37

3.05

4.14

4.98

1973

2.1

3.2

3.21

2.8

4.1

4.54

1974

2.1

3

3.05

2.36

3.81

4.17

1975

1.9

2.7

2.83

2.08

3.47

3.57

1976

1.9

2.5

3.08

2.11

3.05

3.24

1977

1.8

2.45

2.7

1.82

3.02

2.84

1978

1.8

2.3

2.71

1.76

2.65

2.72

1979

1.8

2.2

2.66

1.79

2.9

2.75

1980

1.8

2.06

2.52

1.74

2.83

2.24

1981

1.7

1.95

2.46

1.72

2.66

2.63

1982

1.8

1.9

2.32

1.71

2.42

2.87

1983

1.8

1.7

2.16

1.61

2.08

2.42

1984

1.8

1.55

2.05

1.62

1.76

2.35

1985

1.8

1.5

1.89

1.61

1.67

2.2

1986

1.7

1.39

1.68

1.43

1.6

2.42

1987

1.7

1.31

1.7

1.62

1.55

2.59

1988

1.7

1.35

1.85

1.96

1.56

2.31

1989

1.6

1.3

1.68

1.75

1.58

2.25

1990

1.5

1.3

1.81

1.87

1.59

2.37

1991

1.5

1.3

1.72

1.77

1.74

1.8

1992

1.5

1.35

1.73

1.76

1.78

1.68

1993

1.5

1.35

1.76

1.78

1.67

1.57

1994

1.5

1.35

1.76

1.75

1.67

1.47

1995

1.4

1.3

1.78

1.71

1.65

1.48

1996

1.4

1.2

1.76

1.7

1.58

1.36

1997

 

1.1

1.77

1.64

1.54

1.31

1998

 

0.99

1.47

1.49

1.47

1.31

1999

 

0.97

1.56

1.48

1.42

1.23

2000

 

1.02

1.68

1.6

1.47

1.23

2001

 

0.93

1.4

1.42

1.3

 

2002

 

 

1.34

 

1.17

 

2003

 

 

1.24

 

1.19

 

2004

 

 

 

 

1.16

 

2005

1.26

0.94

1.11

1.24

1.08

 

从中国的人口普查也可以发现,属相对生育率的影响被媒体夸大(属相对于城市出生率有一些影响,但是全国影响不大)。现在被媒体炒的很热的“猪宝宝”不过是虚惊一场。 

中国历年出生人口(万)

年份

属相

出生

年份

属相

出生

年份

属相

出生

2000

1379

1993

1791

1986

2319

1999

1150

1992

1875

1985

2043

1998

1401

1991

2008

1984

2031

1997

1445

1990

2621

1983

2007

1996

1522

1989

2514

1982

2310

1995

1693

1988

2458

1981

1912

1994

1647

1987

2628

1980

1839

资料来源: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

现在城市妇产科繁忙,给人一种生育高峰的假像。一方面是中国部分城市的刨腹产比例高达50-60%,而正常应该低于15%,刨腹产比例高必然消耗大量的医疗资源,并且中国正常产病人住院时间也偏长(美国正常产病人只能在医院住两个晚上),这也导致床位紧张。

另一方面,更主要是由于近年农村育龄人口进城。国务院200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70%的村已经无劳动力可以外移。加上这两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亲民政策,要求善待农民工,农民工就近在城市就医。举国的育龄人口急剧涌入城市,而城市的医疗设备和人员却没有增加,必然导致床位紧张,导致城市出生人口增加,增加很多“猪宝宝”,给人一种生育高峰的假像。从全国来说,出生人口应该是降低的。全国的育龄妇女堆积在城市,要是现在城市都没有“生育高峰”,那么中华民族彻底完蛋了!

我就不相信什么中国特色,欧洲工业革命时期工人的悲惨命运现在变本加厉地在中国工人身上重演;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香港由于工业化而导致生育率下降,这种情况必将在中国身上发生。中国不会是例外。要是真有什么生育高峰,怎么小学在加速合并?

中国教育部2006年7月4日在其官方网站公布“200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我国的小学生在校生人数3年锐减了将近1300万,小学减少了9万所。2005年全国小学在校生人数10864.07万人,比上一年减少381.04万人。

北京市由于外来移民,总人口在逐年增加,2005年北京市1%人口抽样调查资料显示,2005年底北京市外来人口总量达到357.3万人,比2000年增加101.2万人。再看看北京市小学情况,2000年是小学毕业生人数的高峰年(1987年出生的孩子小学毕业),小升初人数为18万人,到2001年减为17万人,2002年减为15万人多,到2003年锐减为12万多人,2004年减至10万人,2005年减至9万人左右。小学毕业人数的减少意味着初中生源的减少。针对于中小学生入学人数骤减、招不到生源,北京市每年撤并小学一百所。2002年本市小学数量还有近2000所,到2005年已经锐减到1500所左右。并且为了与民工学校抢生源,北京市的一些地区还通过行政手段强迫关闭民工学校。人口上千万的北京市,每年小学毕业生只有8万人,意味着什么?

1960年代到1980年代每年出生2000多万,都没有引起什么问题,现在每年出生1300万人口反而担心“人口高峰”?现在夸大“第四次生育高峰”和“婴儿潮”不过是别有用心的掩饰!

5、政策调整后出生堆积高峰越高越好

主流人口学家担心停止计划生育会出现人口高峰,但纵观世界各国历史,人口出生从来不是平稳的。比如日本1966年因为火马年而减少生育,生育率从2.1左右下降到1.6。中国1963年左右每年出生人口2700万(是现在的2倍多),一样过来了(那个高峰是现在经济建设的主力)。现在的生育意愿决定了停止计划生育也不可能出现太大的高峰,即使有大高峰,情况远远比1960年代的出生高峰要好。1960年代的高峰,面临学校扩建、师资培养、生产不足等问题。而现在的校舍都已经建好(国家应该禁止地方政府出卖校舍),师资已经培养好(国家应该用财政补助学校几年,避免教师流失,培养师资成本毕竟比较大,不要浪费已经培养好的师资)。现在中国面临的是生产过剩、消费萎缩和就业不足,今后面临的是劳动力短缺和老年化问题。停止计划生育,出现人口出生高峰,既能缓解现在的就业压力,又能缓解今后的老年化压力,一举多得。应该赶抢这个生育高峰,而不是避开这个生育高峰,给一些近40岁的人有补生的机会(但同时要做好孕期保健和产前检查,防止畸形胎儿出生)。比如说现在35岁到40岁这一群体,目前只有部分人还有再生育一个的生育愿望和能力,等再生育的小孩30岁左右成家立业有经济能力时,父母刚好退休,需要赡养,大大缓解他们的哥哥或者姐姐的赡养压力。

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多出生的人口直接增加幼儿园、学校的就业率;降低妇女的劳动参与率(目前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位居世界17位,罕见地高),理顺人口再生产与物质再生产的关系,增加就业率;多出生的孩子通过增加日常消费,增加就业率,防止教师失业;并且由于家庭孩子数目增加,重建家庭保障(family security)系统(在可见的未来,养老毕竟只能部分社会化),对未来信心大增,消费也增加。可见停止计划生育会大大缓解现在的就业压力。而现在出生的人口对于老年化的未来可谓雪中送炭,多多益善(可惜以目前的生育意愿,不会太“多”)。

不要被这个高峰吓倒,既然现在养这个高峰没问题,就更没有必要担心今后了,这个高峰对今后的政府来说是雪中送炭,并且是民族持续发展的宝贵潜力。

民生的改善不可能立即见效,现在靠停止计划生育引发生育积压的高峰,今后则要凭借改善民生提高生育意愿来延续这个高峰。

停止计划生育并鼓励生育后,如果有高峰,那么就让这个高峰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易富贤博客专栏:http://vip.bokee.com/name/fuxianyi

光明网《光明观察》周刊易富贤文集: http://guancha.gmw.cn/author.aspx?id=265

注释:

The World is Getting Older. The 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 February 4, 2004. http://www.ppionline.org/ppi_ci.cfm?knlgAreaID=108&subsecID=900003&contentID=252374 
2. Japan's Policies on Long-Term Care for the Aged. International Longevity Center - USA. www.ilcusa.org/_lib/pdf/ihara.pdf.

3. “宁愿多养一些宠物” 独生子女夫妻未现二胎潮. 中新网. 2004年11月4日. http://www.china.org.cn/chinese/renkou/696913.htm 

4. 生育观念有变 独生子女夫妻冷对“二胎优待”.烟台晚报. 2006-12-22. http://news.ytcnc.net/newsPage.aspx?id=114125 

5. 调查显示京六成双独生子女家庭不想生二胎. 北京日报. 2006年12月18日. http://epaper.bjd.com.cn/rb/20061218/200612/t20061218_137592.htm

6. 朱国荣.上海五成“独生父母”愿生二胎. 新闻晨报. 2006年10月19日. http://news.sina.com.cn/c/2006-10-19/024010269015s.shtml 

7. 人口和计划生育统计公报——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2007年第2号)》.人口计生委发展规划司. http://www.cpirc.org.cn/tjsj/tjsj_cy_detail.asp?id=8124

王化波. 日本未婚青年的生育意愿研究.人口学刊. 2001年第6期.

—————————————————————————————————————————————————————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