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尊重矿工的生命?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胡星斗  

2003年6月5日

似乎在中国矿难已不是新闻。没有哪一天不出事的。

在美国、欧洲,非正常死几个人,全国下半旗致哀。而在中国,出了事,死了人,往往没人知道。罹难的人多了,万一消息泄露出去了,地方政府则对记者围追堵截。

中国的矿难,受害者大多是农民工。农民背井离乡、抛妻别子,为了每月几百元的全家救命钱,只得冒险下井。

2003416日,湖南娄底市“七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6人遇难,其中包括安监员聂清文。聂清文生前喜欢文学,其遗作《江城子》诗(《南方周末》,2003529日),读罢令我满眼泪水:

独行井下黑蒙蒙,壮胆量,机声隆,千米深巷,无与诉孤凉,安监重任系我身,学“一通”,攻“三防”。

暂且少醉温柔乡,好儿郎,走四方,鞠躬尽瘁,争取荣光,成败利钝非所睹,东西检,莫彷徨。

聂清文的死和成千上万个与聂清文一样可爱的农民、工人的死难道还不足以让中国反省吗?我们的经济建设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现代化到底应当怎样进行?我们的政府应当尽到哪些责任?

据报道,中国每百万吨煤炭死亡率是美国的200倍,印度的8倍,世界平均的12倍。全世界每年矿难共死亡15千余人,而中国就高达7~1万人,占1/22/3。还不包括事实上存在的大量瞒报情况,如山西省河津市5年间共发生矿难14起,死亡95人,可他们只上报了7起,报告死亡11人。

根据不完全统计,仅20016月以来两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发生的死亡人数在10人以上的重大矿难(依时间顺序)有:

广西南丹矿难,死亡78人;

山西运城矿难,死亡17人;

山西富源煤矿透水,死亡18人;

吉林一煤矿漏水,死亡21人;

山西吕梁坡底煤矿爆炸,死亡33人;

山东一煤矿爆炸,死亡16人;

黑龙江东海煤矿瓦斯爆炸,死亡24人;

重庆中梁山煤田气公司南矿瓦斯爆炸,死亡11人;

湖南娄底市赛海二矿瓦斯爆炸,死亡11人;

贵州威宁县煤窑瓦斯爆炸,死亡23人;

黑龙江鸡西矿务集团一煤矿爆炸,死亡124人;

黑龙江鹤岗市鼎盛煤矿发生爆炸,死亡44人;

山西中阳县朱家店煤矿爆炸,死亡44人;

吉林江源县富强煤矿爆炸,死亡39人;

湖南娄底市秋湖煤矿爆炸,死亡39人;

山西繁峙县金矿发生爆炸,死亡46人;

山西灵石县太西煤矿发生爆炸,死亡37人;

广西南宁市二塘煤矿起火,死亡30人;

吉林白城市万宝煤矿起火,死亡30人;

河北张家口市一煤矿灌水,死亡26人;

山西阳泉市大阳泉煤矿瓦斯爆炸,死亡12人;

贵州六盘水市一煤矿瓦斯爆炸,死亡18人;

黑龙江鸡西市农场兴垦煤矿事故,死亡11人;

山西晋中市一煤矿爆炸,死亡27人;

山西阳泉一煤矿爆炸,死亡26人;

山西吕梁王文庄煤矿起火,死亡11人;

山西吕梁五七煤矿事故,死亡14人;

黑龙江哈尔滨宝兴煤矿爆炸,死亡34人;

黑龙江鸡西梨树煤矿爆炸,死亡16人;

河南焦作朱村镇煤矿爆炸,死亡19人;

辽宁抚顺一矿难,死亡25人;

山西临汾永泰煤矿爆炸,死亡25人;

云南丽江地区基佐煤矿爆炸,死亡24人;

安徽淮北矿业集团芦岭煤矿爆炸,死亡86人;

…………

这么多的矿难,枯燥的数字背后有多少死不瞑目的冤魂,又上演了多少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啊。

可恶的是一些小煤窑、小矿井的矿主。出事了,为防止真相曝光,有的人不组织抢救,反而残忍地堵上井下工人逃生的出口,有的人急于焚尸灭迹、堵住知情人的嘴,有的人忙于勾结官员戒严道路、围堵记者。对于矿主来说,他最关心的不是矿工的生命,而是利润,是钱。死了人,老板哀叹的是“这一下又得花几百万”。

在平时,许多矿工长期与有毒物质、气体接触,没有防护设备或者只有简陋的设备,其身体健康受到严重的损害。有的落下绝症,有的终生残疾,有的夫妇不育,有的新生儿畸形。农民工没有工伤、医疗、养老保险,也不能组织工会维护自己的权利。他们被迫每天干十几个小时,还经常遭遇拖欠工资。有的老板豢养打手,动辄施威。农民为了赚一点卖命钱养活老婆孩子,只得忍声吞气。目前的中国,务农不挣钱甚至赔本,许多农民只能来到矿井,拿命换钱。老板或包工头为了快出利益,不对民工进行安全技术培训就让立即下井。

更可恶的是一些政府官员。他们有的与个体老板联手经营矿井,有的白天是公务员,晚上是老板,有的以权力持干股,参股分红,有的干脆当内奸,通风报信,暗中庇护。所以,我们看到,极力隐瞒矿难真相的往往都是一些官员。

当遇到治理整顿、上级要关闭非法煤窑、矿井时,一些地方政府就开始演戏——警车开道,广播声震耳,贴上封条,进行罚款,记者录下镜头,就算完事。要想开工,交钱就行。由于事故不断,在一些地方罚款成为当地财政的主要来源。

由于有了官员的庇护,或者说因为官员与老板结成了利益共同体,矿主们便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矿工进行残酷的剥削压迫了。正像一位矿工说的:他们对待我们像对待猪狗,我们每天挨打受骂,出牛马力,吃猪狗食,死了,万把块钱就把我们打发了,哪有什么生存权?我们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

面对如此凄惨乃至血淋淋的现实,该是中国人反省的时候了——几千万矿工的尊严和生命谁来维护?

经济建设的目的是人,中国必须唾弃无人性的现代化理念,坚持发展“人文经济”——以“人性化经济建设”为中心,维护生命的尊严,维护弱势群体的生存权、发展权;根据人民的意愿选举产生官员,依法保护新闻媒体的报道自由,遏制权钱勾结,保障最底层人民的利益;鼓励劳动者组建自己的工会,建立涵盖农民和矿工的社会保障制度,加强对安全生产、劳动保护的监督,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愿聂清文的悲剧不再重演,愿中国农民、矿工获得新生。

此时,我的眼中含着泪。

(胡星斗,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电话:0106894681(宅)。E-mail:huxingdou@21cn.com。“胡星斗中国问题学”网页最新地址:http://www.huxingdou.com.。邮编:100081,通信地址: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胡星斗。)

—————————————————————————————————————————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8171771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http://www.dajun.com.cn